b16.com,赵一曼的儿子陈业贤拒绝领取母亲的养老金,没有钱吃饭,肚子饿了,享年53岁。

抗战女英雄赵义满女士是众所周知的,道者,曾遭到日本侵略者的酷刑,但从未屈服,并遭到日本侵略者的残酷杀害。在英勇去世之前,她被遗弃了,赵一曼给儿子寄了一张自杀遗书,在自杀遗书中,她对自己不能抚养儿子感到遗憾,并希望儿子很快长大并成为一名才华横溢的人。
今天的故事始于儿子陈业贤!1929年1月21日,赵一曼诞下了儿子陈业贤。那天恰逢列宁去世5周年。作为革命家,赵一曼给儿子起了个绰号“宁”。儿子“一方面是为了纪念无产阶级革命家,另一方面是希望儿子一生安全与和平。
由于需要革命性工作,赵一曼去东北抗战日本,没有人照顾他的小儿子,所以只能照顾亲戚(丈夫也出国学习和工作)。赵一曼离开后,她再也没有回过头,也没有献出自己的生命。陈业贤知道自己只在别人的家中被照顾,所以慢慢成长,感到自卑,性格也越来越内向。
新中国成立后,陈业贤的姨妈走近他,并安排他去中国人民大学学习,那时他的亲生父亲也回到中国工作并与陈业贤取得联系。面对这种熟悉和陌生的事物,陈想让叶贤快乐,但不能快乐。他和他的父亲之间似乎有某种看不见和无关紧要的东西,但它们像护城河一样躺在它们之间。由于他们从未在一起生活过,陈业贤和他的父亲几乎没有感情,而且两者之间没有太多的联系。
高中毕业后,陈业贤被聘为北京理工大学的老师,还嫁给了自己的学生张有联,并有自己的小家庭。当当局通知陈业贤以从其母亲赵一曼那里获得mart难者的抚恤金时,陈业贤出于某种原因拒绝了。
1958年,陈业贤被派往中国参加工作,他用水和石头辛勤工作,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0个小时,经常饿又累,无法说话。有点苦回到学校后,陈业贤照常工作。在物质匮乏和经济萧条的时期,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比大多数人和任何人都要好,每天可以吃饱。
当时陈业宪的工资是每月几十元,足够应付他的小家庭的日常开支,但陈业宪每个月的钱都不够,到月底,总有一天会有没钱吃饭,他将不得不请别人借钱,因为陈业贤不知道如何计划钱,也没有计划支出在月初的几天里,他的薪水非常潮湿有时候他甚至买了一些零食,迷上了他的嘴,但往往时间不长,钱就花光了。支付下个月的费用或请别人借用。
由于这不是问题,因此负责人已经雇用了一位同事为他管理钱,如果每月支付薪水,您首先要帮助他购买整个月的机票,然后将剩余的钱分成四个部分:零用钱,每周给他一部分。最初,这种方法再好不过了,它可以保证陈业贤的每月伙食费和零用钱,但陈业贤总是说零用钱还不够,他经常不得不提前取款,当他的同事拒绝时,他问一个私人借来的。
我的同事感到困惑:您如何花钱?你为什么花这么快?陈业贤回答?一天,我经过和平饭店,看见有西峰的葡萄酒要卖,我花了5元和4美分,买了两两杯,然后喝了一口气。这位同事很惊讶。当时五美元可不是小数目。当时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,你太奢侈了,一口喝了5元钱吗?他的父亲陈大邦看到他的生活很艰难,就把他带到了政协礼堂人们没想到的是,吃得更好的一顿饭和“炖狮子头”一顿饭,就是这样一顿简单的饭菜成了陈业贤心中的纽带。在陈业贤的心中,一直有一个“绝对平等”的概念。他认为,那里有很多人没有食物,但是这里有“炖狮子”,他似乎很乐意没有“特权”?回来后,他看到人们脸上带着肤色走动,总是感到内gui,甚至有沮丧的症状。陈业贤在北京工业学校度过了一个连续的借贷和还款周期.1969年,学校关闭,成为第六家机床厂,陈业贤成为工人。那时,他的情绪恶化了,他的抑郁倾向变得更加严重。他每天工作,不与他人交流。但是,他的妻子不得不经常因精神疾病入院,这使他的经济状况更糟,他无法维持生计。
有一次,陈业贤好几天没上班了,同事们怕他出事了,找到了家,却发现陈业贤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问了之后才知道自己没钱吃饭,饥饿;是四,五天前。
同事把他送到医院救了他,然后给了他静脉注射以救他,否则他可能会饿死!
1982年8月,陈业贤好几天没上班了。同事们想:“这个家伙没钱吃饭了,他饿了吗?所以每个人都跑到他家看发生了什么事。结果,这一次我的同事都因为陈业贤上吊而感到震惊。“今年去世,他只有53岁!